时间:2024/1/22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
第一百一十五章前情提要:周生如故后续,南辰王府是不是应该添丁入口了

萧宴一瞧便知发生何事,暗自抿着嘴角垂眸轻笑。“凤将军如果有事找我,恐怕还要再等上一等。小王爷,贫僧有事回禀,还请殿下移步。”

萧宴作势要请周生辰离开,周生辰下意识便扭头去望时宜。恐众人仍嬉闹她,又恐她一人独留此处尴尬,抬手指她,意欲领人同去。

萧宴望之神色微变,低言与周生辰道:“小王爷,贫僧回禀之事乃军务,不便让小王妃旁听着。”“无妨,十一并非一般闺阁女儿,她胸中计谋不输你我。”一言毕,周生辰望向时宜,浅眸与她轻笑。

时宜亦盼着有人将她解出,微红着脸颊匆匆低眸与周生辰一道离开。身后众师兄妹们倒也不再闹她,便也各自散去了。独有凤俏仍似不解,拽着宏晓誉悄悄与她求解。

萧宴望着身后二人,脚下步履略顿了顿,才欲出言提醒周生辰,余光处见时宜暗自恼怒着瞪向周生辰,心下忽生促狭,便悄然止了声色。他既执意要与时宜一道,那便由他去吧。

至院中,萧宴望着角落一只半人高的箱子道:“这是龙亢桓氏先生送来的,便同夫人一道为小王爷和小王妃备着的新婚贺礼。小王爷,要不要亲自打开看一看,先生和夫人究竟送了什么贺礼。”

周生辰恍觉萧宴神色不善,一时却又不知究竟为何。他略偏头望一眼时宜,她亦满眼错愕。

时宜往前挪了两步,一手抚着箱子,垂眸望着它。半晌,她忽地浅笑。“师兄可知从前我为师兄所求的伤药自何处来的么?”

时宜抬手去拆那箱子,顺道:“我与桓先生的娘子书榆乃多年旧友,书榆姐姐自幼便精通医道。只不知为何今日这箱子是桓先生送来的,而非姐姐...”

时宜声色忽地顿住,她正不解因何书榆要借了先生之名送新婚贺礼,瞧着箱内装着的器物便愈发不惑了。她回眸望着周生辰,又去寻萧宴。哪知萧宴不知何时早已退下,偌大院落只余了周生辰与时宜二人。

周生辰见她忽而顿住,浅笑着一面踱步过来,一面替她解惑道:“桓先生与我是多年旧友,我也知道他的妻子乃远近闻名的神医,只不知你们二人还有这等...”

缘分二字尚未出口,周生辰低眸望着箱内器物亦随之怔住。箱内并非什么名贵之物,举目可见者皆为荆条、长鞭之类器物。旁边一册竹简,约摸着便是桓愈致周生辰书函。

周生辰轻咳着取了竹简,覆着时宜手腕将箱子重亲扣合。桓愈并未赘言多语,只教周生辰如何“驭妻”。箱中诸般器物也并非要他施于沙场或王军之内,而是另作它用。其言语之措,可与子夜吴歌相较之。周生辰才退散去的耳根之热又悄然灼起。

时宜未解,跟着凑近欲瞧那竹简之言。孰知,才凑近,周生辰便即刻合了竹简含混着叫时宜回去。时宜不解,难不成他与桓愈又有何机要之事?不远千里送来这一箱器物又寓意为何?时宜又欲探头去望,周生辰已抚了她的腰身轻柔将人往外半推着哄离。他一面咬牙暗骂桓愈,一面哄着将人带走。

萧宴自远处廊下瞧着二人,微垂着的嘴角不察地弯起。沙场之上,周生辰深谋远虑,拥有非少年人所有的胆识与谋略。于朝堂事务,他亦有着非常人所能及的胸襟与眼界。只是于这后宅家务之中,他仍旧欠缺甚多。方才他百般同他递眼色他仍旧未察,至此便也不能怪他。

萧宴又望向院中那箱器物,心下不由无奈。人道龙亢书院桓愈先生饱读诗书,成钟鼎礼乐之家,他只道他与旁的大家无二,乃古板老者。如今瞧着,倒更似年岁顽童。只不知,这么一箱器物,周生辰要如何处置。

萧宴抬脚正要离开,忽听身后凤俏唤他。女子眸色微拧着望过来,一双杏眼瞪得溜圆,似噙着几分薄怒。

萧宴不解,暗自犹疑着踱步过来。“怎么了?”“找你单挑。”“哦?凤将军找贫僧单挑什么?”

萧宴愈发不解,只望着她这般模样,心下暗忖着亦有所揣度。如今的他虽已一身孤寡,可到底是娶过妻妾之人,女儿家的小小心思,若他愿意揣度,大半是逃不出的。凤俏不语,只闷声转身便走,步履匆匆,显然着了恼意。

萧宴亦不急,缓慢踱了步子跟着。佛家讲求缘法,他与眼前的凤将军此前便有交集。阵前她勇猛善战,乃周生辰麾下一员猛将。虽是女儿之身,却也颇得他钦佩。如今既为同僚,他便愈发见识她将军之下藏着的一颗女儿心性,亦知晓她如今这般骄纵任性的缘由。萧宴垂眸浅笑,仍旧淡淡踱着步子同她出府。

十年之后,他有点不太确定自己应该怎样做一个合格的父亲续写十年,他是个疼爱儿子的好父亲,他也是个聪明可爱的好孩子他真是天选的演员,这脸太标致了吧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13801256026.com/pgzp/pgzp/7180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